地拉那

苏俄内战时期的ldquo中国志愿军

发布时间:2021/4/25 13:00:30   点击数:
白癜风治疗方法有哪些 http://www.hldxc.com/m/
出处:《文史精华》年第2期提醒:点击上面蓝字即可免费订阅苏俄内战是指年到年在崩溃的俄罗斯帝国境内发生的一场战争,部分战事还蔓延到当时中国外蒙古和波斯(今伊朗)。在苏联官方被称为“年到年的内战和武装干涉”。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年俄国爆发二月革命,沙俄罗曼诺夫王朝崩溃,新的俄罗斯共和国临时政府成立,但不久后被布尔什维克发动的十月革命所推翻,其后在俄国成立了苏维埃政府。年3月6日,苏俄政府与以德意志帝国为首的四国同盟签订《布列斯特和约》,宣布退出一战并和德意志帝国停战。其后,英、法等国派军占领前俄罗斯帝国的一些港口。年春,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支持的主要由原帝俄的捷克、奥匈帝国战俘组成的捷克兵团3万余人哗变,并控制了从贝加尔湖到乌拉尔山脉的西伯利亚铁路。布尔什维克和红军的对手,东线主要是原帝俄海军上将、自称“全俄的最高统帅”的高尔察克白军;南线前期主要是原帝俄步兵中将、在协约国扶持下担任“南俄武装力量”总司令的邓尼金白军,后期是邓尼金的继任者、原帝俄步兵中将弗兰格尔;西线前期主要是原帝俄步兵上将、白军西北集团军司令尤登尼奇,后期主要是波兰元首、“第一元帅”毕苏斯基统领的波兰第二共和国74万入侵大军。主要战役在年基本结束,但直到年才彻底停止。其间红军与白军及波兰、英国、法国、美国、日本等14国的派遣军展开了一系列的战斗。战争的结果是红军击溃了苏俄领土上的所有反对力量的军队,统治了全俄国,并在年12月30日成立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即苏联。年1月28日,全俄苏维埃人民委员会根据列宁的建议,通过关于建立工农红军的法令。2月23日,苏俄民众为抗击德国军队入侵,踊跃参加红军,后来这一天被定为红军的建军节。年4月底,苏俄红军扩充到19.6万人,10月底扩大到80万人。至年秋,红军总兵力增至万人。至年秋,总兵力约万人。这其中,约有5万中国人。一十月革命前夕,在俄国的中国人已达数十万。这些人中少部分是自动前往谋生,大部分是被俄国政府当局和资本家通过各种途径,招募或诱骗到俄国去的。19世纪末叶,西伯利亚和俄国远东地区的资本主义工业得到一定程度的发展;沙皇政府为了侵略扩张的需要,在远东地区进行大规模的军事建设,迫切需要大批劳动力,因而诱骗了不少中国劳工来到这里。据俄国出版的《沿阿穆尔边区研究史料》年第7期中统计数字,年,仅在阿穆尔和滨海边疆地区就居住有20多万中国人。另有资料统计,从年至年流入俄国远东地区的华人达55万人,在这期间虽有40万人陆续回归,但滞留俄国的人数仍达15万人之多。年7月一战爆发后,俄国同英法等国一样,把大批工人、农民驱赶到前线作战,顿感劳动力缺乏。这些帝国主义国家为了获得廉价的劳动力,强迫中国政府给他们以自由招募劳工的权利。苏联诺沃格鲁茨基等著《中国战士同志》一书记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运往俄国的中国劳工不下20万”;“俄国的欧洲地区,得到了约10万名中国劳工”。当时,俄国政府在中国哈尔滨大力招募华工。据《远东报》年6月1日记载,哈尔滨顾乡屯设卫生监察所查验赴俄华工,“自年至年,共验人,其中有病扣留者人。”可见,一年间仅哈尔滨地区的赴俄华工就有5万余名。上海《民国日报》年2月9日报道,年秋,由长春义成公司买办周冕招募的赴俄伐木华工,一次便达两万人。这些人是从中国东北、河北、山东等省招募的,除少部分人是城市失业工人,大多数是农村的破产贫苦农民。还有两则记载一战期间俄国在华招工的史料,一次是俄商“东胜面粉公司执事”德利金在奉天省招工人,另一次是“俄国采办材料处”代表中东铁路交涉员达聂尔在东北及山东、河北等省招工两万人。德利金的招工在年夏秋进行,未履行任何合法手续,由德利金本人亲自出马在奉天省地面“私招”。据《奉天交涉署档案》记载,招工过程中曾多次被奉天城内警察署的巡警发现,被盘问时德利金态度蛮横,傲慢无礼。达聂尔招工从年5月持续到10月,属于政府公开招募。按合同规定,所招两万名华工是到斯摩棱斯克省“专事砍伐木植事务”,仅河北一地就招工近万人。达聂尔招工人数众多,引起东北各界舆论的强烈反响,《盛京时报》还以“贩卖猪仔者莅奉天”为题进行了报道。一战期间,除了直接运往俄国的中国劳工,还有数万名华工从美索不达米亚(今伊拉克境内)逃到俄国境内。因为英国政府曾把招募的华工大批地派往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一带的军事工地上做苦工,由于这一带气候炎热,生活条件艰苦,华工们从这里逃到伊朗,再逃向高加索。综上,一战爆发后,运往俄国的中国劳工至少在20万人以上,加上原在俄国的和其他原因(譬如从伊拉克逃出)来到俄国的华工,共计约30万人。几十万华工遍布俄国各地,在远东地区、西伯利亚森林、顿巴斯矿场、高加索的崇山峻岭、白俄罗斯的伐木场等地,从事着极其艰苦的体力劳动。在北冰洋沿岸的沼泽地区,“年,有一万多华工参加修筑摩尔曼斯克铁路”。而在乌拉尔的阿巴玛列克——拉扎廖夫企业中就集中了名中国人。侨居在彼得格勒、莫斯科、基辅、敖德萨等大城市中的华工,也大都是干着极其笨重的粗活,收入低微,食不果腹。还有不少华工被驱赶到前线的危险之区和军事工地,挖掘战壕和服各种繁重劳役。其生活之苦,牛马不如。当时,被迫逃亡的华工“有被打死者,有被火车轧死者,冤声遍野,闻者伤心,见者惨目”。为了改善悲惨的生活处境,摆脱被奴役的地位,侨居在俄国的华工同俄国无产阶级一道,也参加了反对沙皇政府和资本家的斗争。年二月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后,在俄国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影响下,华工的阶级觉悟逐渐提高,一部分华工还积极参加了反对俄国资产阶级临时政府的斗争。例如,“在年五六月间,彼得格勒工厂经常爆发有组织的罢工,中国工人与俄国工人一道,参加了反克伦斯基政府的示威游行”。年11月7日(俄历10月25日),布尔什维克发动武装起义,十月革命爆发,资产阶级临时政府被推翻,华工的阶级地位决定了他们必然热烈拥护十月革命。在此期间,他们中的先进分子毫不犹豫地加入了彼得格勒、莫斯科、彼尔姆、彼得罗查沃德斯克以及其他城市的赤卫队,一些华工还直接参加了夺取冬宫、推翻临时政府的战斗和莫斯科的十月武装起义,他们“战斗在彼得格勒和莫斯科街垒战的赤卫队中”。被推翻的俄国剥削阶级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在国际帝国主义势力支持下组织各种军事力量,妄图推翻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布尔什维克党和苏维埃政府号召人民和赤卫队捍卫十月革命的伟大成果。然而,严峻的形势表明,仅靠十月武装起义时20万赤卫队以及由革命士兵和水兵组成的部队,保卫新生的国家政权是极其困难的。为此列宁指出,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必须拥有一支严格按照无产阶级原则建立起来的人数众多的正规军,于是在年1月底建立了工农红军。在苏俄红军创建以前,工人赤卫队是苏维埃政权所依靠的主要武装力量。在明斯克一个伐木场,多名华工参加了工人赤卫队。年冬,仅喀林柯维契一地,就有多名华工为创立和保卫苏维埃政权而战。苏俄建军令发布后,广大华工踊跃报名参加,在红军队伍里,迅速出现了中国班、中国排、中国连、中国营、中国团,以及中国红色国际支队等等。如年成立的苏俄红军第3军29师后备团,“全团都是来自乌拉尔煤矿、石棉矿和铁路上的华工,团长叫郭来宾,搬运工人出身”。另一个著名的中国国际团——乌拉尔中国团,是在保卫十月革命的口号下成立的,团长是中国工人任辅臣。

任辅臣(前骑马者)

参加这个团的几千名战士,是年底来到阿拉帕耶夫斯克的华工。《为苏维埃政权而战的中国志愿军》一书中记载:年在莫斯科成立的中国营,由名中国战士组成,营长是共产党员孙福元,该营后来编入莫斯科混成旅第21团。在俄罗斯和乌克兰的一些矿区,华工们参加红军表现得特别积极。例如,在顿巴斯矿区的高尔茨克矿井里有多名华工,“百分之七十以上都志愿参加了乌克兰红军;剩下来的每人发一支大枪,参加了护矿的赤卫队”。哈尔科夫附近一个煤矿区的华工,在张川林的带动下参加红军,成立一个中国连;该连被编为红军13军12师第1旅第3连,张川林任连长。据民国北洋政府的档案资料,苏俄内战期间,有4万多华工参加了红军。年5月22日上海《申报》:“约计华侨曾入红军者五万余人,军官亦不下千人。”另据苏联官方正式统计,在内战期间,参加红军的华工,有名有姓的将近5万人。除此之外,还有超过此数的华工参加了保卫工厂、矿山的赤卫队以及游击队等苏俄武装。在远东布拉戈维申斯克市(简称布市,中文俗名“海兰泡”,阿穆尔州的首府)的老年中国华工居然也组成了红军游击队,但不在红军正式编制,人称“老年队”。有历史学家研究表明,在俄国十月革命和国内战争时期,直接拿起武器为保卫苏维埃政权而战斗的旅俄华工,总数在10万人以上。当然,还有相当数量的华工选择了回国躲避战乱,特别是那些离中国较近、回国比较方便地区的华工。那么,有没有被迫或者雇用乃至“自愿”加入白军的华工?这个问题是诸多研究者、诸多文章没有涉及或不想涉及的。查阅史料,这个问题是存在的,年苏联卡皮察著《中苏关系》一书中记载:“年,白匪在顿巴斯搜集了50多名中国矿工,要求他们加入白军。华工拒绝了。当时他们被赶进寒冷的货车中,4天遭受饥饿。但中国矿工宁愿饿死,而不愿为反革命效劳。”这件事表明华工矢志忠于苏维埃政权,宁死不屈;同时说明白军也需要华工。不幸的是,这种“需要”有时也会成为可能——被红军打败跑到中国新疆的白军中,就有一个“华工营”,是随着在俄国为其做苦力的旧军队成为红军对立面的,这自然是被迫而为。这种现象,绝对属于极少数,是丝毫不能影响旅俄华工的整体形象的。关于由华工组成的苏俄红军部队,总的称谓应该是“中国志愿军”,这可以由一则史实为证:年11月27日,在莫斯科举行的“中国志愿兵代表大会”驳斥了协约国及其仆从的诬蔑。大会所通过的决议写道:“协约国及其仆从企图诬蔑在俄罗斯的中国国际部队志愿组织,这是枉费心机的。”“在俄国红军中的中国国际部队,完全是中国工人自动发起,由中国的革命志士组织起来的。它有自己的指挥员。”“中国红色国际部队,号召所有中国同志,回击协约国仆从们的卑鄙诽谤,并且更积极地建立更多的新连队,使无产阶级彻底战胜有产者,取得世界革命的胜利。”二由于战争年代史料的遗失,现在已经很难完整地再现当年华工参加苏俄红军的全景了,但从已找到的大量而零碎的史料中,仍然可以大概看出中国志愿军英勇斗争的概貌。苏俄内战中比较有名的中国风云人物有:任辅臣、包清山、孙福元、单清河(彼得格勒中国国际支队政治委员)、申钦贺(华人特别部队司令部政治委员)等;另外还有张福荣(苏俄红军“中国军团”军团长)、李富清(列宁的卫士)等。这些人以及所在部队的史料,有的相对多些。见微知著,今人从中可以看到90多年前,在苏俄辽阔的血火大地上,中国勇士纵马驰骋、呐喊劈杀的英姿。年11月25日,在俄罗斯伏尔加上游卡玛矿区,由多名华工组成的“中国团”诞生了。团长任辅臣,第一营营长张清箫,河北保定人,沉默寡言却会俄语;第二营营长桑来朝,山东人,知书达理却精通武术;第三营营长潘白川,是出色的机枪手。这支支持苏俄政权的武装引起了列宁

转载请注明:http://www.dengwendidi.com/dlnmj/20101.html
------分隔线----------------------------

热点文章

  • 没有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 没有推荐文章